logo
logo1

大发客户端APP:普京谈环保少女

来源:小说阅读网发布时间:2019-10-10  【字号:      】

大发客户端APP

大发客户端APP历史小说:“呯呯”.住院部大门里又响起两声清脆的枪响.刚涌进住院部大门的人发出一阵惊呼:“杀人了.杀人了.……”.正在向大门内涌去的人群听到叫喊.惊慌的掉转身子又向外面冲去.大门附近乱成一团.有向大门里涌的、有惊慌外逃的.人流立即在住院部大门口发生冲撞.惊慌的人群乱成一团.惊叫声、孩童的哭闹声响成一片.现场一片嘈杂.“嗷”.随着一声刺耳的吼叫.小白擦着大门门框凌空扑进住院部大门.小爪在厅内人群头顶一点.扑向正往楼上快速蹿去的一个小平头.楼梯上倒着两名胸部流血的持枪战士.正在拼命上窜的小平头猛地感到头顶一阵风声.凭本能刚往下一缩脖子.耳边就响起了小白的那声怒吼.尖锐的叫声令他一愣.抬手往上挥动手枪自保.沒等他将手枪抬到头顶.小白两只伸着半寸多长锋利指甲的利爪已经深深插入了小平头的头顶.张开的大嘴正好迎上了挥舞着手枪的手腕.“咔嚓”.随着小平头凄厉的喊叫.小花已经从他头顶蹦起.两只锋利的前爪带着小平头的大半块头皮.扑向了楼梯口正准备向它举枪的另一名小平头.楼梯旁的小平头看到小花前爪上带着一大块正往下滴着鲜血的头皮向自己扑來.吓得顾不得抬手开枪.转身跃向离他不远的另一名同伴.想两人相互掩护撤离.而楼梯上负伤的同伴正左手抱着往外喷血的右手腕.满脸鲜血的从楼梯上狂吼着滚下.此时.住院部大厅内的惊呼声已经停止.人群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已经吓得目瞪口呆.几个警卫连的战士也端枪愣在一旁.“蹲下.快蹲下.”随着最先冲进來的成儒、大力、启东的大喊.人们已经齐刷刷抱头蹲了下來.这时.几个警卫连的战士才从如此血腥的场面中清醒过來.端着枪向两个小平头扑去.看到持枪的战士向自己扑來.两个小平头举枪就要射击.小白身影一晃.已经扑到一个小平头的肩膀上.两只前爪左右一拍.锋利的指甲深深插入小鬼子的脖子.两只冒着红光的豹眼死死盯着十几米外的另一名小鬼子的眼睛.剧痛.让小白爪下的小鬼子狂叫一声.扔掉手中的枪伸手往脖子上摸來.小花腾身飞起向着剩下的另一名小鬼子扑去.随着小白的飞起.几缕喷泉一样的血柱.从小鬼子脖子两侧向着蹲在周围的人群喷去.“啊.妈呀.”几个妇女大叫一声昏倒在地.“哇……”.几个小孩的嚎啕哭声陡然在刚安静下來的大厅里响起.“呯”.最后一个小鬼子看到小花从十几米外临空扑來.抬手冲着扑來的小白开了一枪.子弹擦着小白的毛发飞过.将小白竖起的白色长毛烫出了一条黑色的印痕.洁癖般爱惜自己容颜的小白.空中扭脸看了一眼身上的黑色印痕.狂怒的大吼一声.扑上了已被成儒和大力.死死按在地上的小鬼子肩上.不管不顾.低头对着他的肩膀“吭哧”就是一口.将小鬼子肩头的肌肉连同肩骨咬下拳头大的一块.冲过來的洪涛、小雅和警卫连的张连长.呈三角形围在三个倒在地上哀嚎的小鬼子身边.脸朝外警惕地注视着四周.张连长大声命令从四面赶來的警卫连战士拉出警戒线.疏散厅内人群.军区医院杨院长已经闻讯赶來.他跑到住院部门前.看到洪涛他们已经控制住局面.立即招呼医护人员跑进大厅.将几个吓昏过去的妇女抬上担架送往抢救室急救.看到战斗结束.洪涛摸了一下耳边.这时才想起他们突击队的人还沒來得及领装备.身上沒有通讯设备.他一把抢过张连长挂在耳边的通话器.迅速向黎东升作了汇报.此时.黎东升正驱车赶往医院.他听完洪涛的报告.立即将医院这边的情况通报给了在核能研究所的魏超他们.让他们提高警惕.然后一回轮调转车头向研究所开去.医院是闹得热火朝天.血花飞溅.可核能研究所还是静悄悄的.一动一静.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核能研究所是两年前刚由市里搬到郊区的.由于怕放射性污染.在选址时就考虑了人烟稀少的因素.因此整个新建的核能研究所所在区域介于城市边缘.是个人员稀少的偏僻地区.以便于出现突发事件疏散周围人群.而研究所里的研究人员加上行政人员原本就两百多人.所以研究所内外十分安静.只有所外十几米远的一条柏油马路上偶尔有车经过.现在.由于可能遭到袭击.得到通知无事不要外出的研究所内更是寂静一片.只有三楼放置绿石头的放射性中心实验室.不时传來一阵阵轻微的嗡嗡声.这是研究人员在用各种仪器测试绿石头的属性和构成.按照部署.研究所外面依旧是研究所保安队的保安在门前站岗.警卫排的战士则全都分散在研究所院内.潜伏在各个角落.魏超带着玲玲、张娃和汪洪在实验室楼道和周边房间布防.实验室他们沒进去.因为里面是放射性实验室.进入里面要穿上厚厚的垫着铅板的特制防护服.连实验室的大门都是厚厚铅板做成的电动推拉门.门口是专用的虹膜检测仪.沒有通过虹膜检测的人根本无法正常打开厚重的铅制大门.原本.魏超想自己进入实验室贴身保护绿石头.可看到要穿上如此厚重的防护服.他冲着研究所保卫处处长摇摇头说:“张处长.穿上它我就啥也别干了.我还是在屋外看着这块宝贝吧”.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來.太阳刚刚从西边落下.只有一抹绛红色的云彩挂在西边天空.将西面天空映得一片血红.黎东升开着一辆军用吉普直接驶入研究所院内.魏超三楼窗口看到黎东升來到研究所.立即从实验楼三楼跑了下來.黎东升看到魏超跑來.立即问道:“有情况吗.”

大发客户端APP

然后两根指头伸进去。

大发客户端APP历史小说:巨熊满脸鲜血的从地上爬起.硕大的熊脸上左眼如炬.右眼却成了一个黑洞洞的大窟窿.张着布满獠牙的大嘴.“嗥…”、“嗥…”的狂叫着.翻身向着万林和小花飞入的森林追去.张着的大嘴露出满嘴的钢牙.一路撒着鲜血狂奔而去.此时.小花和万林一样.身子本能地缩成一个圆球撞入一颗直径一米多粗的大树树干.猛烈的撞击将小花如弹丸一样击入粗粗的树干.镶在了大树干的树心.看到万林和小花飞入森林.巨熊又恼怒的飞奔追去.张娃起身向着黑熊追去.一手举着手枪对着怪兽的背影“啪啪”的放着枪.一手不断向前扔出手雷.他是想将怪兽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避免它追入森林伤害万林和小花.山洞里的突击队员也全都站起.提着武器就要冲出山洞.“回來.”黎东升一把抓住身边的小雅厉声喝道.“你们出去起什么作用.只能是送死.万林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立即回到原來位置.这是命令.”大家两眼通红的相互看了一眼.慢慢走回了原來的位置.两眼紧张的注视着张娃和怪兽.“轰、轰”的爆炸声.在奔跑的怪兽身边不断爆炸.可怪物连看都不看后面的张娃.爆起的炽热弹片击中怪兽身体后全被反弹回來.只是将怪兽的毛发烧的斑斑驳驳.怪兽现在是一门心思直接奔向森林.它是死了心一定要将伤它的万林和小花碾成粉末.以解心头之恨.恼怒的小花在树干中猛地四爪伸出.锋利的指甲在树干中间來回滑动.转眼之间就将粗大的树干掏出一个大洞.它狂怒的“嗷”大叫一声.从树洞中蹿出.直接跃上旁边大树的树冠.在树冠上流星般跳跃.转眼就扑到了森林边缘.娇小的身躯站立在茂密的树冠顶部眼冒蓝光环视了一周.此时.万林正从被撞断的一棵大树下站起.身上的迷彩防化服被树枝挂成了一条条的碎布条.胳膊裸露在外.布满了一条条的血痕.这时.已经疯狂的怪兽正张着大嘴向树底的万林扑來.小花看到万林危险.一声不吭.猛地从高高的树冠上迎面扑向怪兽.四个爪子上的长长指甲在星光下熠熠生辉.怪兽的独眼看到空中飞來的小花.立即停下脚步.扭动巨大的脑袋.张开大嘴迎了过去.就在小花眼看就要撞入怪物巨嘴的时候.小花猛地张嘴极为尖利的大吼了一声.“嗷……”尖利的超高频声波.直接透过怪兽右眼的空洞和张开的大嘴击入大脑.怪兽大脑在尖锐声波的突然袭击下剧烈振荡了一下.它极为难受的闷哼一声.身子剧烈摇晃了两下.本能的闭上了大嘴.“哐”.空中扑來的小花狠狠撞在怪兽凸出的鼻梁骨上.动物的鼻梁骨都是由脆骨构成.是动物骨骼中最为脆弱的骨头之一.猛兽也不列外.“叭”的一声.巨兽的鼻梁骨居然被身坚如铁的小花撞出了一声骨裂的声音.如果不是怪兽.人和动物在这么猛烈的撞击下一定会当场骨折.重的还可能导致骨折的碎骨头插入大脑直接导致死亡.然而骨裂已经让怪兽疼痛难忍.它闷哼几声.猛地又张开大嘴想咬住小花.然而小花在撞击的同时.四只有力的爪子已经紧紧抓住了怪兽脸上的鬃毛.身子顺势攀上了它的头顶.此时.被树枝挂得衣衫褴褛跟叫花子似的万林.看到小花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也如一阵风般扑到了怪兽身前十几米的地方.他看到怪兽突然张开的血盆大嘴.灵机一动.冲着小花大叫一声:“快退.”.顺手从身上抽出几只爆破弹直接甩向了怪兽张开的大嘴.跟着与小花一道飞快的向侧面奔去.“轰轰轰…”一阵爆炸声在怪兽嘴里炸响.怪兽猛地蹦起.用变了调的声音吼叫着.翻身往大山的另一侧跑去.这时张娃已经飞奔过來.看到怪兽在这么猛烈的爆炸中居然不倒.还能如此迅速的逃走.不禁睁大了眼睛大叫到:“它妈妈的.这是什么材料做的.这么多炸弹在嘴里爆炸都炸不死.”而此时.在山洞的小雅率先跑了出來.直接跑到万林身前转了一圈.两眼含泪看着他裸露在外的胳膊上的条条伤痕.焦急的问到:“伤到骨头沒有.”万林笑笑说:“沒有.都是树枝挂的”.黎东升也走过來.看看万林沒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好小子.不错.”这时羊参谋走过來.看看万林破碎的防护衣.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套备用的防护服递给万林.叫他赶紧换上.万林说了声谢谢.赶紧脱掉破碎的旧衣换上新的.黎东升回身对跟过來的队员说道:“大家分散找找.看刚才几个小R本抗走的东西在什么地方.三人一组寻找.不要深入森林太深.这地方容易迷失方向.东西应该在树林里附近.不会太远”.队员们立即自动分组在周围寻找起來.此时小花跟在万林身旁.小雅过去抱起它.仔细查看了一下.沒有发现异常.然后拍了小花脑袋一下说:“我们小花就是棒.”小花冲她摇摇尾巴.微微闭上眼睛.刚才的战斗消耗了它太多的体力.“豹头.找到了”树林中传來玲玲欢快的叫声.张娃和大力每人扛着两个大箱子走出森林.“还有吗.”黎东升大声问道.“沒了.就四个箱子”玲玲叫道.几个队员赶紧迎上去.接过张娃和大力肩上的箱子.走到一块稍微平坦的地上放下.羊参谋和小雅赶紧走过去.四个箱子是用铁皮制造的.外面的绿色漆皮已经锈迹斑斑.上面的挂锁已经被刚才几个小R本撬开.现在用几根导线胡乱的扭在一起.羊参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防化服.伸手扭开导线.然后示意其余人员后退.自己慢慢打开一个箱子.

大发客户端APP

竹香在这里致歉了。

历史小说: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黎东升跑出办公室.正好看到5个刚执行任务回來的全副武装的手下.他急匆匆叫到:“跟我來.”带着5名士兵跑向上级刚给他们配置的直升机停机坪.正在停机坪上保养直升机的驾驶员看到王铁成带人飞跑过來.赶紧问道“王大队.有任务.”“起飞.快.”……直升机顺着进山的道路.飞快地來到路的尽头降落在路上.王铁成端抢率先跳下.几个特警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端枪纵身跳了下來.几个队员可从沒看到过大队长在执行任务时如此急躁.王铁成持枪环顾了一下静悄悄的四周.端抢直接跑向了停在路中敞开车门的猛士吉普傍.仔细察看了一下车门.车门漆面被猎枪子弹的钢砂打得斑斑驳驳.地上洒落着一片铁砂.王铁成面色一紧.探头往车里看去.在车内沒有血迹.他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长出了一口气.可当他探头看到车的最后排座上的三个背包时.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來.三个人居然连背包都沒拿.跑哪去了.不会遇到危险吧“大队长.这有几具尸体”一个队员大叫起來.王铁成赶紧跑了过去.见三个队员围着地上的几具尸体.正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地上.另外两个蹲在一片鲜血的地上捂着嘴在呕吐.王铁成跑过去踢了一脚呕吐的队员.见地上三人额间中弹.两人颈间被生生撕开.地上血流成河.将一些石缝都充满了.难怪那两个队员呕吐.“海天中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王铁成赶紧又往边上的几个队员走去.一个队员扭头问道:“这是什么人.太牛了.枪枪爆头.”王铁成看了一眼仰面躺在地上的路中明.叹了一口气:“你不是找死吗.非跟这个煞星动手.上次动手他饶了你一命.你还不服是吧.这回.你他妈是彻底踏实了.”特警大队几个队员听到大队长的囔囔自语.围过來问道:“这小子惹着谁了.死得这么惨.”“花豹.”“妈呀.这不是找死吗.”上次万林他们解救人质的事迹早就在特种大队传开了.“花豹”的名号可是无人不晓.“通知市局.派人來收尸.妈的.给我找麻烦”王铁成踢了一脚路中明的尸体.转身对两个刚才呕吐的队员叫道:“沒出息.你们两个跟我走.”王铁成走到小雅她们车旁.探身将三个背包拿下递给两个队员.取下车钥匙将车门关上.带着两个队员登上直升机.此时.万林和两只花豹已经风一样冲到了家中院子.院子里只站着爷爷和林涛两人.万林先环视了一下院子.地上横躺着三人.其中一人脖子处正在往外喷血.另外两人的肩窝处分别插着两根竹筷.四肢角度怪异的摊在地上.显然是被扭断了四肢.人已经昏死过去.地上散落着两把猎枪和一把手枪.老人身杆笔直的站在院子里.老人的目光炯炯有神.紧盯着对面的林涛.林涛提着一把手枪垂在身侧.肩上却趴着明显比小花小一号的眼冒蓝光的小花豹球球.探出锋利指甲的右爪紧紧扣在林涛的脖子上.林涛两条腿微微颤抖.一动也不敢动.两人面对着站立着.谁也沒有说话.与万林一同冲入的小白和小花.“嗷”的怒吼一声.就要扑向站立的林涛.万林赶紧发出叫声制止了两个愤怒的花豹.两只花豹眼中暴射着红色和蓝色的光芒.一左一右的蹲在了林涛的身侧.爷爷看到万林过仭靶∷盗煊颉备?伦羁全文_字手打只是打量了一眼万林.收起眼中的精光.转身走到院子里的竹椅上坐下.从腰间抽出长长的烟袋锅子和烟荷包.慢慢往烟袋中装着烟丝.万林冷冷地看了一眼站立的林涛.环顾了一遍四周.将右手提着的手枪插进腰间枪套.也是一言不发的走到爷爷身前.从竹桌上拿起火柴.“嗤”的一声划着.送到爷爷的眼袋锅子前.此时.爷孙两个好像院子里沒有林涛这个人.林涛在三只花豹的环视下.脸上已经渗出了大滴的汗水.“啪嗒啪嗒”的往下落.身上的体恤衫已经被汗水湿透.这时.两条白色的身影一前一后的冲进了院子.老人冲着先扑进來的小雅点了一下头.转眼向随后冲來的玲玲看了一眼.眼神明显愣了一下.老人目光转向万林:“怎么回事.”语调十分严厉.万林还沒张口说话.气喘吁吁的玲玲抢先回答:“爷爷….是…是…这…么回事……”.看到玲玲喘不上气.爷爷招手让她走过來.伸手拿下她右手的手枪放到桌子上.然后握住她的右手.玲玲只觉得一股春风般的气息从右手手心涌入.缓缓顺着右臂往上升.玲玲赶紧微闭双眼.按照成儒传授给她的万家内功功法吸收爷爷送过來的气息.一会儿.爷爷松开了玲玲的手:“你练过万家内功.”语气是问玲玲.可眼睛却喷射出怒火.严厉的盯向了万林.老人的言外之意就是:内功心法岂是可以随意外传的.万林顿时脸色煞白.他知道祖传的规矩:未经族内长老批准.严禁外传万家功夫.违者.轻则废除武功逐出万家;重者当场取其性命.小雅听出爷爷话音不对.赶紧走到爷爷身边蹲下.拉着爷爷的手.小声将玲玲突击队员的身份说了一下.听到玲玲的身份.老人的脸色明显好了一点.玲玲也赶紧跑过去拉住爷爷的另一只手.眨巴着长长的睫毛.撒娇地说道:“爷爷.我不是外人.我也是万林的姐姐”.说着冲着万林叫道:“叫姐姐”.小雅笑着打了一下玲玲.笑着说:“爷爷.这可是一个鬼丫头.您可得小心她”.爷爷这时脸上才露出笑容.笑着对站在一边的万林说道:“林儿.坐吧”.几个人连说带笑.全然沒把站在院内的林涛放在心上.这时天空中传來直升机的轰鸣声.一架直升机擦着山间林梢快速飞來.所以不等她问就直接说道:“小姑。

大发客户端APP

”我说要完后,示意两人离的远一点,然后右手一晃,桃木剑顿时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大发客户端APP”我指了指不远处的医院,这个时候,一个必要的身份还是能够起到一定作用的,尤其是工作单位又近在咫尺。

等等,奶奶的魂魄被带走?我身体猛的一震,按照我的了解,人死了之后魂魄一般直接进入阴间,哪用得着鬼差去缉拿?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每天死那么多人,有再多鬼差也忙不过来啊。




(责任编辑:屈雪枫)

专题推荐